十年《对话》,十年韩寒-自然地做人,自然地说真话

如果没看过这个视频,先看一下吧。

如果播放器不能打开,请点击十年《对话》,十年韩寒

最近看了两遍这个视频,有一些感触,特此记录。

小时候对文学不感兴趣,没有读过韩寒的《三重门》或者其他的任何一部作品。最早听说韩寒也应该是高中时候的事情。对韩寒的初步了解是通过看这个十年前的《对话》节目和阅读他的博客的文章。现在我对韩寒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很真实,很自然。

看这个节目的时候,感觉在现场的观众,特别是那几个发言的和两个砖家,给我的印象很深。我感觉他们就像是我写的程序一样,逻辑是事先确定好的,并且总想用现有的逻辑去处理所有的问题,他们表现的都是那么不自然。而韩寒则更像一个正常的人,一个自然的人,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像婴孩一样的真实与自然。韩寒不但是一个说真话的人,而且是一个用”自然语言“说真话的人。虽然是个做文学的,但是他的语言和文字,并不是那么的华丽,没有多少生僻的词语或者闷骚式的比喻,更没有专家们那样满口的概念或者理论。

视频中有个砖家说韩寒是在表演,故意制作自己的与众不同。我听到这里就笑了起来,因为他的话提醒了我,表演这个词可以很好的形容向他那样一群人的生活状态。如果没有韩寒在场也许我不会感到那些发言的观众有什么不同,会认为他们是一群正常的人或者是自然地人,而正是因为韩寒坐在那里,这是一个对话节目。才让我忽然感觉到不是韩寒在现场格格不入,而恰恰是除韩寒以外的人。站在那里的他们不是真实的他们,他们所说的话不是自己大脑意识的自然产物,更像是故意制造的一样。韩寒像是大自然造物主之作,而其他人则像是现代自动化生成线的组装品。韩寒的话像是灵动的溪流一样,而所谓砖家的话更像是切割的方方正正的石头。

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,超越我们所处的时代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韩寒似乎做到了,从这一点来讲,韩寒确实很幸运,很智慧。

巴金老先生一生都在强调要说真话,好像巴金认为我们大家一直在说假话一样。不过现在我越来越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啦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