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归档:纳什均衡

【转载】基于纳什均衡的女鲜花插男牛粪的现象分析

纳什均衡理论:假设有n个局中人参与博弈,给定其他人策略的条件下,每个局中人选择自己的最优策略(个人最优策略可能依赖于也可能不依赖于他人的战略),从而使自己利益最大化。所有局中人策略构成一个策略组合(Strategy Profile)。纳什均衡指的是这样一种战略组合,这种策略组合由所有参与人最优策略组成。即在给定别人策略的情况下,没有人有足够理由打破这种均衡。纳什均衡,从实质上说,是一种非合作博弈状态。

为什么许多美女最后嫁给了让许多男性跌碎眼镜的男士,一些帅哥最后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如果我们用纳什均衡对这一现象进行剖析就有许多有趣的结论。纳什均衡的基础原理是,如果对方的策略是确定的,那么我的策略是最优的,而对方的策略是不肯定的,那么我的策略就很难是最优的。

许多人知道有名的ABCD男女理论,由于男性的节制性偏向,导致其一般会降一格选择异性伙伴,因此实际社会中的典范完配是A男配B女,B男配C女,C男配D女,而A女与D男轮空。这个时候发生了两个确定性,A女(鲜花)确定D牛粪男是没人要的,而D男确定A女是追不到的。这种确定导致了两个最有可能的均衡策略,A女如果在某种情形下选择了D男,则D男必定会接收,而D男去追A女则确定不会有成果,但反正D男也没人要则追A与不追A都一样不会有丧失,所以D男出于无聊或其它动机仍非常有可能追A女。
在纳什本身的假定的情景下,如果有4优男看到4美女加一绝色美女,通常每男都假定其他男的可能会去排队追此绝色美女,故追到绝美的不确定性最强(而如果真的产生了多男追绝美,绝美的确也可能表示出相当的不肯定性与优胜感),让他很难有最优机遇,为防止“损了夫人又折兵”,每一男去追或者认真追的将会是普通美女,而普通美女与绝色美女比拟知道本身的差距,在有确定的寻求者的时候,会明白本身的清楚的逢迎策略,因此一般美女对比绝美的不肯定策略会更具吸引力,成果导致绝美轮空或无人敢认真追她。
事实上,纳什假设中没有斟酌一类情况,就是增添有高度不确定性的花心男的存在。花心男符合A男甚至超A男,拥有众多的A、B、C女的寻求,花心男除了符合优良男士的诸多外在尺度外,由于某种原由无意与任何一女成为长期确定组合,因此在心理上更有超脱性,气质上更有潇洒性,而花心经验又使其比拟了解女性心理,并理解如何把持,花心男的典范模式是在其初始表示出确定的情圣模样,而使绝美或其ta美女上钩,认为ta是确定的幻想对象因而绝美或ta美女很容易表示出倾心,最终花心男又会以浪荡子形象显露本身的高度不确定与不靠谱(自扮坏人形象),使绝美与ta女能接收伤心而去的成果,这种始定终弃的模式是花心男屡使不爽的伎俩。而女性的情绪懦弱性往往使她们在被弃之后,选择那本无可选择或毫无盼望的D牛粪男,“鲜花插牛粪”正式成立。
历史研讨非常有趣地显示,这种现象在历史上导致了非常多的女鲜花插在牛粪男上,,以及部分男鲜花插女牛粪上的案例,而且也在某些女性中形成了一种“与那潇洒的做情人,与那浑厚的做夫妻”的社会意理定规。最近正好看到一香港前亚姐因成为富商弃妇而卖淫的报道。在陈冠希艳照门中,wo们可以一窥,一个花心男与一大票绝美的这种浪荡游戏,同时我们又会看到这种游戏对男A中想老实从良或本为良民的如谢霆锋之类的损害,wo的勇敢预言,那些绝美中的一些人后来必然会把本身玩到插牛粪的水平。机遇也是宿命,红颜命薄固然可叹,其实往往也是因为有可气可恨可怜的情节在前的。不过,换个角度说,鲜花插了牛粪也未必就是最差策略,至少那牛粪是比拟靠得住的一面,阅历了沧桑的鲜花终也须要淀泊了,只要见到那花心男类的不再心痒难耐就行。比之插在花心地子处的鲜花,那插在牛粪上的也不能不说是荣幸的了。
结论:
鲜花一般是不追人的,所以鲜花损失了自动、选择性获得相对较优的A男、B男或C男的机遇,而最有可能会追鲜花者来自A+男(花心男)和D男(牛粪男),这实际上极大限制了鲜花的选择范畴,并决定了其极易发生极端自我误区(从开端开心肠接收花心男的寻求?“wo就要这样浪漫男人”到“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”从而伤心肠把自身插在牛粪上这样两极化的心理波动)。除非鲜花清楚了这个道理,自我破解,否则就很难走出这个近乎宿命的“鲜花插牛粪”困境,从而实现相对较优的组合。可怜很多的鲜花是没有知性素质的。